读斯宾格勒的名著有感:由器而道,由道而器,道器变通

李克勤(jixuie)题记:斯宾格勒的名著《西方的没落》,我读的是吴琼译本。在“译者导言 历史的炼金术士与文化的先知”,有一段话我读出了“由器而道,由道而器,道器变通”。

在一开始,斯宾格勒对自己究竟该写什么,并无明确的想法,只是尝试写一些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通常都会写的东西:诗歌、戏剧和小说。不过很快,对历史和时势的敏感使他对政治问题产生了兴趣,他决计写一本题为《保守与自由》的政论著作,以讨论当时在欧洲所发生的各种国际性事件的意义。但是,随着思考的越来越深入,他感到,在那些事变的背后,似乎有一种超乎当下的历史必然性在发生作用,而这一历史的必然性又是与西方文化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。“文化的命运”,这个短语犹如一道灵光,令斯宾格勒顿时眼界大开,而1912年当他看到慕尼黑大学古代史教授奥托·泽克(Otto Seeck)的《古代世界没落的历史》一书的书名的时候,“没落”一词更是令他灵光乍现,“西方的没落”呼之欲出,并成为他那部书的最后书名。

请注意这句话“他感到,在那些事变的背后,似乎有一种超乎当下的历史必然性在发生作用,而这一历史的必然性又是与西方文化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。

这就是他隐隐约约悟道了,他从既有的器——资料与思考中悟出了新道来,然而逐渐将道器化成写作的方向,最终写出书来——由道而器,道器变通了。

他的道,不是凭空而来,而是从既有的器中悟出来的,类似于从实践中来。

道器变通理论说明了这个“来”的过程,将之细化了,这是我的思考和归纳。


链接



·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。本文版权归作者和新华网共同拥有,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
    评论(2) | 阅读(268) | 推荐(1) | 打印 | 举报 分享到: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     2017-04-22 05:52
读斯宾格勒的名著有感:由器而道,由道而器,道器变通

引用此文

你可以使用这个链接引用该篇文章
http://jixuie.home.news.cn/blog/a/01010002E05A0D35DF507DAD.html  复制链接

此文评论

发表评论

用户名:
密码:
 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   
留言页面 相册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